死线战树

称呼栖树🎄垃圾低产文手

是关于那个过分可爱的泳圈的cp脑曲解。
明明生前曾是即将成为船长的优秀水手却戴着如此可爱的泳圈。究竟是从咕哒那里抢来的x还是特意给咕哒准备的…引人深思www

【许墨x你】沉溺

⚠️恋与制作人主线剧情13-8延伸脑洞⚠️

给三色小可爱的生贺 由于本咸鱼今天终于刷完了主线 决定把这篇放上来
okay?正文start👇

许墨垂眸并没有看向你,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严肃,阳光此时被层层的云拢起,只有些许光在面前的男人身上敷上一层,极尽温柔的同时你却不由得感到他的凉薄。

许墨缓缓道:“现在在你面前有两个选择。”他伸出了两只手,白皙且修长,或许是因为他是个科研人员,节骨分明的手更胜于大多数女性(当然也包括你自己)这点让你有些小小的嫉妒。
“右手是安安心心地过受保护的日子,不再关心世界的纷扰。”
“左手是主动探寻真相,可一切都是未知的,谁也不知道有多少危险等在前方。”
许墨伸出...

去个水印 私心加了红晕

占tag致歉——!!!
有太太来写这个梗吗x

自习课划水
手动排字xxxxx

【楚路】囚笼

*是之前的师兄生贺。因为发布时内含敏感词赶时间发了图片版,但还是喜欢发文字x于是就有了这个
okay?正文👇

黑龙不知是什么时候冲越出尼伯龙根的,缓过神来他已在北冰洋滞空已久,覆在黑色鳞片上的水汽由于温度差而迅速化为冰膜又慢慢化开,他垂着长颈看下面的云层一层又叠上一层,他在平流层。现在是完全把自己的位置暴露给诺玛了,路明非想着就直直俯冲下去,先找到诺诺吧…差不多已经忘了进尼伯龙根前把她安置在哪了。

“路明非,你是我小弟。”路明非只是垂着头默默听着,不住的点头,及其敷衍的应和着陈墨瞳想说服他带上自己的说辞。直到红发魔女再也受不了她的这种态度,“路明非!”她冲这个大男孩吼了一声,气得有些颤抖,...

生日与蜡烛

诺诺托着手臂斜靠在一旁看着路明非,他正蹲着给蜡烛点上火。前晚他突然告诉自己,后天该是楚子航生日了。
想要给他置办生日,可逃亡中他们甚至连个蛋糕都买不起,不,他们连拿出两个蜡烛都办不到。
可今早路明非不知从哪拿来了火机和27岁的蜡烛,没有蛋糕只能象征性的点个蜡烛唱个歌。
寿星今年依旧不在,路明非哼着不成调的生日快乐歌站起来拍去了裤脚的灰,“师姐我们走吧。”

任由蜡烛一个劲儿的留在那烧,生日蜡烛的职责在于被寿星吹灭。

楚子航,生日快乐。

【出欧】尘仆仆

*ooc注意  内容杂乱 文笔小学生

okay?👇


现在立刻、就想见到你,俊典。
我唯一的欧尔麦特。
绿谷心中萌生了这个想法后,就立刻跑去玄关踩进那一百年也不变的红色运动鞋,一如他对欧尔麦特的情感。
在母亲的声音从厨房中传出后,他回应以“我去欧尔麦特那里,突然想起很重要的事!”
“那晚饭呢?还回来吃嘛?”母亲应允了他。 大概是…要在那里呆一会的吧?绿谷心想。这算是对母亲的又一个谎言…不这不算谎言,想去见意中人的的确确是很重要的事呀!之前那对母亲撒的谎,也许是没有告诉她自己和八木先生之间的关系,也许是一意孤行要成为职英而故意没有告诉这危险性之大。前者算是隐瞒,后者…大...

【出欧】心事重重

心事重重 


/出欧


*ooc有 



以下正文:


“叮”

绿谷用干毛巾揉搓着刚洗完的头发,水珠顺着头发卷翘的弧度滴落,他弯腰一把抓过了床头的手机查看消息。啊,是欧鲁迈特,回复了!如此想着点开了line。

“可以哦,绿谷少年!一起期待着明天吧(。∇^☆) ”


大约十五分钟前,绿谷正盘腿坐在床上无限纠结着,翠色的眸子紧盯着“发送”键。想要邀请欧陆麦特一起去明天的花火大会,要表达的话语都输入进去了,唯独不敢发送。

“啊————”他后仰着头无力的瘫倒在床上,发出了一声长叹。被扔出去的手机在稍软的床垫上来了个后空翻,辐射出光亮的一面安稳的躺在那边,...

【轰出】以荞麦面为由头

cp:轰出

全文字数:2901

#出久对轰总是抱有好感的,但是一直没有表示

轰则觉得自身被出久救赎而渐渐喜欢上小久的设定。


正文前的虾bb:

人物属于平哥欧欧西属于我

算是为了让轰出谈恋爱而产生的轰出文。作者轰出恋爱脑,大概是有些无脑甜了。大家看得开心就好吧XD小红心小蓝手也超想要的(小声


轰冬美看着有事没事就开始发呆的弟弟,内心不禁疑惑:焦冻是怎么了,毕业焦虑症吗?

 在她为此暗自烦恼些许天后,她的烦恼根源却来向自己询问。

 “姐,喜欢一个人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办啊?”少年的耳根有些泛红。


轰冬美嘟囔...

1 / 2

© 死线战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