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线战树

称呼栖树🎄垃圾低产文手

【轰出】以荞麦面为由头

cp:轰出

全文字数:2901

#出久对轰总是抱有好感的,但是一直没有表示

轰则觉得自身被出久救赎而渐渐喜欢上小久的设定。

 

正文前的虾bb:

人物属于平哥欧欧西属于我

算是为了让轰出谈恋爱而产生的轰出文。作者轰出恋爱脑,大概是有些无脑甜了。大家看得开心就好吧XD小红心小蓝手也超想要的(小声

 



轰冬美看着有事没事就开始发呆的弟弟,内心不禁疑惑:焦冻是怎么了,毕业焦虑症吗?

 在她为此暗自烦恼些许天后,她的烦恼根源却来向自己询问。

 “姐,喜欢一个人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办啊?”少年的耳根有些泛红。

 

轰冬美嘟囔了一句“竟然是这种原因…”对上焦冻不解的眼神,她略有尴尬的笑了笑,“那孩子是个怎样的人呢?”

 

面对着自己的少年抿了抿嘴,“他改变了我坚持了很久的想法……是个很好的人,很强也十分温柔。”没用极致奢华的语言来形容对方,眼中却充满了那些个被冬美称为“恋爱中的闪光”。

恋爱可真好啊,长姐如此感慨道。随后又给出了建议,“焦冻你不如从日常生活中让她察觉到你的心意,比如早餐什么的?”

轰焦冻点点头,大概是有了点头绪。冬美看着弟弟回房的背影,突然想到要是老爸知道了这件事会有什么反应?不过焦冻都说他喜欢的姑娘很强,个性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吧……下次找个时机看看老爸的反应,好就这样决定了。

 

继USJ及合宿事件后雄英就采用了全住宿制,到现在也有两年了吧。绿谷在下楼时回想一年级时的种种,从入学开始就发生了很多麻烦事呢。他苦笑着,当时自己可是个刚得到从all might传承下来的ofa的“新生儿”啊,个性使用的毫无章法简直就是乱来。特别是体育祭那次,被治疗女郎教训了很久呢……

 “小久君,早上好啊!”丽日的问安把绿谷从他的记忆漩涡中拉了出来。他猛的抬头,朝丽日笑笑,“早安!丽日同学!”

“那一起去食堂吗?”“好…好啊!”

过了两年还是不习惯和女生单独交流呢,脸红的绿谷君。

 轰比绿谷和丽日早了些到食堂,绿谷二人有说有笑的拿着早餐在轰身边坐下时,轰正在吸食碗里的冷荞麦面。

 “绿谷、丽日,早。”他放下手中的筷子,向对面坐着的二人微微点头。

他看着对面的心上人一直盯着那碗面看,头略向下低着,蓬松且卷曲的绿发就在眼前。好软,想揉。就算想法再强烈也不能这样做啊轰焦冻!会吓到他的!抑制住自己的冲动的轰随意找了个话题,“绿谷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的面看?”

 

一旁的丽日表情显得有些精彩,不过绿谷并没朝她这个方向看,自顾自的开始碎碎念。“轰同学连早饭都是吃荞麦面呢,对荞麦面的执念也太深了吧,回去要把这点在笔记上改一下…”轰焦冻,父亲是英雄榜第二的安德瓦,个性为超强的半冷半燃,而目前最大情敌是英雄事业。放学打个电话去问问冬美姐关于情敌太过强大该如何处置吧。

 “绿谷你想吃荞麦面吗?”最后选择主动出击的轰君,抛出了这样无厘头的问题。面对一面茫然的绿谷,又添了句,“你不好奇我为什么喜欢吃冷荞麦面吗?”

被提问的少年揉了揉卷发笑着答应了,“那就麻烦轰同学了。”

 轰拿起了刚放下的筷子,右手夹着面左手端起碗盛在下面,稍稍站起向绿谷的方向前倾。绿谷见势忙摆手让轰坐下,说这种事自己来就好。

“可你刚才说「那就麻烦轰同学」了。”

听到这么较真的话,绿谷只得红着脸,小声说了句“那真的麻烦轰同学了…”少年嚼了嚼口中的面食将其吞咽下去后,身边的丽日语出惊人。

 

“轰君和小久君,间接接吻了呢……”

 

坐下继续吃面的轰和埋头吃着早餐的绿谷,脸都通红了。误解了长姐的建议的轰焦冻,意外的获得了不错的收获。

 一旁默默看着的丽日和刚到食堂的饭田选择了低头吃饭。

 快速解决了早餐的丽日端起餐盘向三人道了别,小跑着回了宿舍。毕竟今天对于见习英雄是少见的休息日呢……或许是这个原因吧?

 

回到宿舍绿谷三人就看见女生们在大厅里围坐成一圈,你一句我一句叽叽喳喳的在大声讨论着什么。芦户抬头看见他们后,喊了句“他们回来了!”那个小圈的声音戛然而止。绿谷疑惑的偏了偏头,“或许是女孩子之间的话题吧?”这样想着。女生们则是目送绿谷、轰和饭田上了楼梯才重新开始之前的话题。

 

“…君还真是憋得住啊,都快毕业了才出手!”“是啊,是啊,也不知道小绿……”绿谷只隐约听到这个片段,蛙吹同学是提到了自己吗?


“别想太多。”站在身后的轰发话,“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绿谷站在台阶上不动了,低着头并不能看清他的表情。几秒后他转过头看着轰,“……谢谢你轰同学。你说的对,全都是以前的事了,大家对我也很好!”他露出了笑容,小跑着上了楼梯。

“那轰同学,我先回房间啦!”

 反留下轰在楼梯上愣神,他抬起右手压着脸颊发动了个性,“不行,太烫了……”就是这个笑容,太温柔了。单恋的少年如此想着。

站在楼梯口的饭田看到慢步走上了来,右手还捂着脸的轰,询问道:“轰同学有遇上什么困扰的事吗?”

“算是有,但今天就能解决。谢谢你,饭田。”谢绝了来自热心班长的轰回到寝室,躺在床上思考着该如何告白。

现在就告白是不是有点快,果然还是打电话先问问冬美姐吧……还有关于情敌的事。

 

对于接到来自弟弟的电话,轰冬美着实有些惊讶。

 

-原来是关于恋爱的事吗?

-欸,已经到了接吻的地步吗?!只是间接kiss啊,吓到我了啊焦冻。

-情敌对于喜欢的人执念太深了该如何是好,这……尝试让她把目光转向你吧!因为焦冻你会让人感到安心呢。

-什么!今天就想告白了,你的进展也太快了吧……对于告白的事情我也不能给出很好的建议呢,是焦冻你的话应该能行的,相信自己吧!

 

挂断电话后,“这小子也太冲了吧!对自己真是自信啊,这点和老爸简直一模一样啊。”完全被吓到的轰冬美回到主厅继续收拾家务,没多久听到入室门被推开以及一声“我回来了”。

“父亲您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吗?”

……

是夜,月牙儿还藏匿在层层叠叠的云层里。

绿谷躺在床上,想着早上听见女生们的话题。就算明白她们并没有、没有排挤自己的含义,但总会想起自己还是无个性的时候。那个黑暗的时期,被全班同学嘲笑,被排挤,只是因为无个性。又想到幼稚园,全班除了自己都觉醒了个性,不管强弱,自己在家里用各种奇怪的方式尝试着觉醒个性……之后呢,之后一直跟着小胜身后,后来遇到了all might,最憧憬的英雄……一旦回忆过去,记忆就如同洪水猛兽般冲来,不留余地地侵蚀着内心。

“去大厅里坐会吧,应该不会打扰到大家吧。”他起身揉了揉脸,踩着拖鞋走出房门。

 

“没想到轰同学也在这呢。”绿谷在轰身边坐下,看向身边的人。

大厅内并没有开灯,一些月光冷冷清清洒下来,只看的清事物的大致轮廓。

本来就是因为犹豫该怎样和绿谷表白才下楼来坐着的轰焦冻,怎么想也没想出个主意,告白对象就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身边。该怎么形容今天,惊喜连连还是欧气爆棚?

都差不多,但现在只有上了!

 

“今天月亮挺好看的。”下定决心的轰同学开口了,迎来的只是对方充满疑惑的一声“是?”

 “真的很好看的……”少年指了指窗外,许是风把细绵的云给吹散了,月尖上正挂着谁的心思。他转头看到绿谷呆呆的望向他指尖所指,点了点头。

“两个人一起看月亮,感觉更好看了。”绿谷突然冒出一句,这次轮到正想着该怎样开口的轰傻了。

…突然袭击!

轰感觉自己脸上应该又烧起来了,深吸一口气。“绿谷,你是明白什么意思才说的吗?”得到是绿发少年一声轻轻的鼻音。

轰盯着绿谷的发旋,一丝丝绿发像荇藻在他的心口挠痒痒。

 

“绿谷、绿谷出久。”

被呼唤的人转过头来——

“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

“轰同学,脸好红…”

“你不也是……那绿谷你的回答是?”

 绿谷把脸埋到双手里,幅度并不是很大的点了点头,只露出一点耳尖的红。

 “那我想亲你,出久。”满脸红云的轰焦冻提出了一个无理要求,“可以吗?”

 

那是一个嘴角贴上嘴角的清浅的吻,只属于少年彼此

 

 

-后记

轰爹:“听你姐姐说你恋爱了,告白成功了吗?她的个性怎么样?”

焦冻:“成功了,个性很强。是同班的绿谷。”

轰爹:“………焦冻哦哦哦哦哦哦哦哦!!!!!你终于打败了all might 的继承人了吗!”

焦冻:“……算是。”

 

(其实轰君很好的利用了吊桥效应呢XD



评论(5)
热度(60)

© 死线战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