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线战树

称呼栖树🎄垃圾低产文手

【出欧】心事重重

心事重重 


/出欧


*ooc有 



以下正文:


“叮”

绿谷用干毛巾揉搓着刚洗完的头发,水珠顺着头发卷翘的弧度滴落,他弯腰一把抓过了床头的手机查看消息。啊,是欧鲁迈特,回复了!如此想着点开了line。

“可以哦,绿谷少年!一起期待着明天吧(。∇^☆) ”

 

大约十五分钟前,绿谷正盘腿坐在床上无限纠结着,翠色的眸子紧盯着“发送”键。想要邀请欧陆麦特一起去明天的花火大会,要表达的话语都输入进去了,唯独不敢发送。

“啊————”他后仰着头无力的瘫倒在床上,发出了一声长叹。被扔出去的手机在稍软的床垫上来了个后空翻,辐射出光亮的一面安稳的躺在那边,由于过长时间没有被触碰的屏幕最终黯淡了。

 

“出久,该洗澡了!”楼下的母亲催促着自己去洗澡,绿谷抓了头发一把,快速打开锁屏点进line和欧陆麦特聊天的界面,点击了“发送”。大喊了句“马上就下来”回应母亲,把手机倒扣在床头后,拿上换洗衣物就跑出房间。

 

在楼梯上被母亲询问了明天的烟火大会有没有约,绿谷出久腼腆的笑了笑,回答道:“刚刚向他发了邀请,还没有回音呢......”听到母亲一句“青春真好啊”的感叹有些不明所以,挠了挠头走进浴室。

 

热水从莲蓬中自高处洒下,氤氲的水雾闷热着空气,让绿谷感觉到有些胸闷,“害怕被拒绝”脑海中突然蹦出这个想法,身体自顾自地打了个颤。真是危险的想法啊,他快速搓了搓大臂让鸡皮疙瘩平复下去,冲去头发间的泡沫时,洗发水流进眼睛里刺痛的感觉让少年意识到自己分神已久。

 

换上睡衣,回到自己房间的绿谷出久听到了一声消息提示音,就是开头的那一幕了。“欧陆麦特答应了啊......”绿谷出久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欸!欧陆麦特他竟然答应去烟火大会了吗!也是啊,这么温柔的人为了照顾我的心情所以没有拒绝吧,不愧是no.1的英雄啊.....”绿谷出久,个性可能是碎碎念。

 

 

绿谷出久小跑着,可能是身着浴衣和木屐并不是很方便。他看了眼时间,还有8分钟,以这个速度跑过去应该正好到那。作为后辈竟然没有提早到真是太没有礼貌了,况且是欧陆麦特、是欧陆麦特啊!把自己从【无个性】的沼泽中拉出来的恩师...同时也是自己的暗恋对象,对老师产生情爱本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好巧不巧对方还是英雄榜no.1英雄,30岁出头的成年男性。

 

一通胡思乱想中以及到达了目的地,欧陆麦特在离鸟居稍远的一棵树下,并没有什么人,是与烟火大会气氛违和的,不愿让人承认的凄清。男人身形单薄,身上还是那件过大的白T恤,面部因营养不良凹陷下去而在今天又被几个小鬼叫做“僵尸”。

绿谷出久实在受不了这幅画面,不管上浴衣会乱大步跑了过去。“欧陆麦特,对不起!!!明明是我叫你一起出来的还迟到让你等了这么久......”少年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打断了,“绿谷少年你不用自责,我本来就没什么事去做,还有其他同学没来吗?”欧陆麦特以为是班级组织来的吗?绿谷有些吃味,决定撒个慌,可千万别穿帮了啊!“其实我前几天问了饭田同学他们,好像都有事要忙就都来不成。”这样说着干笑了几声,“欧陆麦特我们快进去吧,也不是很早了,还有一小时左右就要放烟花了。”

 

 

“说起来这是出久第一次和同学去烟火大会呢。”绿谷太太在帮儿子整理浴衣时提到了这个话题,绿谷不好意思的笑笑。“其实是和欧陆麦特一起去看烟花,啊!妈妈你千万不要说出去,欧陆麦特他会困扰的。”他顿了顿,继续道,“以前都没人愿意带我一起玩呢……”就在气氛即将陷入尴尬之际,母亲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浴衣已经整理好了,“出久,第一次和朋友去烟火大会要玩得开心哦!”伸手把他往玄关处轻轻推了一把。

 

“那么,我出门了!” “嗯,玩得开心哦~”

 

两人脚步稍快,在嬉笑漫步的人群中穿梭,手上的东西也是多了不少。斜挂在额头上天狗面具虽是形貌丑陋,但欧陆麦特一眼相中了这个,就迅速买下两个给徒弟和自己戴上。“这样才有一点夏日祭的感觉吧^ ^”绿谷出久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让欧陆麦特心忧,还是希望他能主动向我倾诉啊。男人如此想着。绿谷的步伐渐渐慢了下来,欧陆麦特转头看着他,被注视的一方并没有发现这道目光,慢慢走着撞到了欧陆麦特。“咿呃!”受惊的绿谷出久一声尖叫吓到了彼此,他睁大了圆眼,“啊啊!!!!!欧陆麦特对不起啊!!!” 这声响亮道歉引得周围人侧目,都开始找起no.1英雄的身影。这下轮到欧陆麦特慌张了,抓着绿谷的手臂就往人流较少的出口处跑。

 

最后他们在河道边停下,绿谷手中本热气腾腾的章鱼丸子渐凉了下来,欧陆麦特钟爱的橘子啤酒洒出来少许,他们就这样靠在护栏上不言语。大概是不知道从何处开始说起,只有夹着水气的风悄悄悠悠的走过,欧陆麦特喝了一口手中的啤酒,说是酒精饮料更适合。气泡在喉头“啪嗒 啪嗒”一个个炸裂涌上鼻腔内带着股微妙的感觉,不似碳酸饮料那般溺人的甜味,是橙子香精和一些涩味。“真是让人忍不住回想起青春啊。”绿谷出久看向对面的男人,因为内心某种说不出口的情愫他稍稍红了脸,就当是跑完后面部的充血吧。“绿谷少年哟,我是不是还没告诉过你我本来的名字?”男人抓了抓面颊,看上去很尴尬,因为英雄名而遭到周围注目的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八木俊典,是我的本名。”听到自己徒弟的回答他大声笑了起来,眼角也溢出了点泪。

“好的,欧陆麦特!”绿谷出久是这样回答的。“这不是完全没有意义吗。”欧陆麦特,或者称他八木俊典更好些,他抬手抹去笑出的泪水。

“不知道怎么称呼的话,叫我的名字(俊典)就行。”

“呃,嗯…嗯……”知道了自己暗恋的人的名字虽然很开心,但是总觉得太不礼貌了。原来自己是个连喜欢的人的名字都不知道的笨蛋吗?

 

“俊…俊典先生…”看着八木俊典点点头,绿谷出久舒了口气。“其实这是我第一次来烟火大会,很开心你能邀请我一起来。”在少年不解的眼神中,八木俊典继续说,“以前——在我还不是no.1英雄前,可是很乱的,那些不怀好意的家伙四处破坏,还有all for one……真是个特别糟糕的时代呢。烟火大会,听起来如此和平、美好的词,不属于那个动荡不安的局势。”

 

“所以,绿谷少年。你能叫我一起来参加,我真的非常高兴!”

 

绿谷出久张着嘴想说些什么但只是抿了抿嘴,随后提出了一个有些无厘头的问题。“那,俊典……先生。你能叫我的名字(出久)吗?”

其实绿谷出久的想法,作为老师的八木俊典是多多少少有注意到的。该不该回应,这禁断的情感?自己的拥有的one for all 能力越来越少,他即将变回那个【无个性】,而绿谷却要接下自己手中的火炬,成为新的no.1英雄……

 

“欧陆麦特,”绿谷出久主动打破了尴尬,“俊典……马上就要放烟火了,我们快回去吧。”

 

八木俊典拉上少年扭曲、布满疤痕的右手,“那就快走吧,出久。来吧,一起跑起来!”

 

 

跑过去时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逐渐变的拥挤的小空间里充斥着夏日的气息,“烟火大会后,这个夏天就结束了呢。”听见旁边两个女孩子这样说着,第一朵烟火在至高点“啪”的一声绽放,火星又迅速的垂落,不断重复的画面绮丽又夺目,绿谷悄悄瞄了一眼身旁瘦弱的男人,牵在一起的手又紧紧握住,像是做了什么坏事的少年迅速抬起头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只听见一声似有似无的熟悉笑声。

 

“就让我再任性这一回吧!”/“神啊,请让时间就在这里停下……”假装欣赏烟花的二人仍旧心事重重。

 


END



一些碎碎念: 明明是八月头想出来的脑洞,到了快八月结束才写完()。
是个关于烟火大会的故事,当中隔了一段时间,大概一周去补完作业,内容大概有些跳跃(喂
真想让他两直接谈恋爱啊————                                             

以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比心

评论(4)
热度(46)

© 死线战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