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线战树

称呼栖树🎄垃圾低产文手

【出欧】尘仆仆

*ooc注意  内容杂乱 文笔小学生

okay?👇



现在立刻、就想见到你,俊典。
我唯一的欧尔麦特。
绿谷心中萌生了这个想法后,就立刻跑去玄关踩进那一百年也不变的红色运动鞋,一如他对欧尔麦特的情感。
在母亲的声音从厨房中传出后,他回应以“我去欧尔麦特那里,突然想起很重要的事!”
“那晚饭呢?还回来吃嘛?”母亲应允了他。 大概是…要在那里呆一会的吧?绿谷心想。这算是对母亲的又一个谎言…不这不算谎言,想去见意中人的的确确是很重要的事呀!之前那对母亲撒的谎,也许是没有告诉她自己和八木先生之间的关系,也许是一意孤行要成为职英而故意没有告诉这危险性之大。前者算是隐瞒,后者…大抵母亲是明白的却不愿戳穿自己,极致的温柔与担忧迫使她做出这个选择。绿谷也不希望再见到泪眼婆娑的母亲了,可是…
英雄面对的只有明日或者死亡。

“出久?”母亲在他思考的时候已担忧的从厨房走出来,“啊,应该不会来吃饭了、抱歉妈妈。”

“那我出门了!”绿谷拿上鞋柜上摆的钥匙,踏上残阳纷飞的街。
绿谷一路跑着,本想发动个性,那样就能很快的见到他了。可他又不想那样,内心抑制他这么做,好在春夏交接时的风还没用那么热辣,仍携着一缕凉爽,绿谷放空了思绪就这么跑着,内心早已找定了目标。他任由风从耳边擦过,又逐渐的加速,长期的训练早已让他麻木乳酸堆积的酸涨。

绿谷在八木住所前停下了,弯腰扶着膝盖小小的喘气。晚风突来的温柔让人措手不及,他不知该如何面对八木了。他不清楚该如何解释这次突如其来的拜访,面对那个小小的门铃按键,绿谷又回忆起在折寺中那会被小胜欺负犹豫是否还手的心情了。但这二者之前实在没什么可比性,一个是继续被狠狠爆揍一顿,选择其二则是欧尔麦特…八木先生、他会做出什么表情呢?

晚风温柔的过头了,绿谷想着,恐怕下一秒就得落泪啦。好在他还是在泪腺分泌前按下了门铃,却怀着另类的必死决心,明明下一秒要面对的是他最憧憬的偶像、最敬重的导师、

和他埋藏心底的心上人。

而后绿谷听见里头一阵窸窣的声音,伴随着一句“抱歉,请稍等一下——”。大概是在手忙脚乱的整理吧,毕竟上次打扰的时候也看到欧尔麦特房间里杂乱的样子和回头房间主人窘迫而红了脸的神态。绿谷窃喜,单方面的、二人间的距离又近了些许。
门打开了,八木迅速向来人浅浅鞠躬道歉,甚至都没看清对方是谁,金色的发垂下轻轻搔过脸颊,消瘦的中年男子就听见少年惊吓般的声音,手足无措慌乱的动作加上微微颤抖的尾音。“啊,原来是绿谷少年!来找我有什么事吗,先进来说吧。”八木刚说完这句话,绿谷停下有些滑稽的动作,落起泪来了。他不断用手背抹去泪水,眼角被他揉搓得泛红,眼泪还是“啪嗒啪嗒”的向下落,“呜…抱歉,八木先生。我也不知道突然怎么就哭了,非常抱歉,请不要产生什么其余的想法!我只是…只是、太开心了……”绿谷的声音越说越小,好像很没底气,又好像惶恐不安极了。“能见到您真是太好了…”他又补充了句,仍旧充斥着浓浓的鼻音。八木略显干枯的手拍了拍少年卷翘的发,蜷曲的发丝摩挲着手掌,“没事的,没事的。出久……”
八木顿了好一会,也许是不知道该如何组织语言来安慰这孩子,他们就任由晚风在脸颊上落下一个又一个吻。

“もう大丈夫だ,私が来た…”

—END

okay惯例来闲聊几句w 现在是年更选手的场合xxx想着要写这篇出欧已经是从冬天想到了春天总算被我憋出来了。本是先想到出久莽撞却不放弃的向前奔跑,去追逐前方的现在反而没怎么写这点,倒是一堆乱七八糟的思绪写了很多。
特别喜欢出欧二人在夕阳下的那段对话,因此我脑内他两的故事总会是在春夏交接或者某个夏日的黄昏w希望大家能喜欢
评论(2)
热度(23)

© 死线战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