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年谷

————等待且 那啥(。

Kiss robber

埃德蒙·唐泰斯&藤丸立香♀

耶诞快乐🎄对槲寄生下的吻的痴迷而产生了这篇 终于交了党费可喜可贺()为我的幼稚文笔而道歉🙇🙇🙇

*ooc 文笔垃圾 废话挺多

莫名其妙被屏了(

以下正文


藤丸立香深受失眠的困扰已久,尤其在年末。年末,各位都心知肚明的,没什么能比年末的逼近更令人困扰了。

绝对,没有!

在成为拯救人理的最后一名御主前,早有学业问题、与友人恋人的交际压缩成的苦咖啡,立香被逼无奈地一杯又一杯灌下,成了她眼下难以褪去的青黑色印记,少女总会在眼下遮瑕时长叹一口气。

也许所有JK的日常生活都如此压抑吧,我只是普通大众之一。立香曾用这种借口来慰藉不想面对年末来临的自己,就像鸵鸟把自己的头埋在沙中,JK般的天真可笑(立香自诩)。

而现在头上不得已顶着闪耀着金光的“人理拯救者”称号,一再向鸵鸟小姐提示着“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称号”,被强行从沙中拉出,鞭挞去直面现实。

没办法,谁教我头顶达摩克利斯之剑,又与死亡共舞,立香用指腹摩挲着遮瑕膏如是说。

与可爱后辈互相道了晚安,平躺在床上的立香终于在第十六次翻身后决定出去散散步。她最终停在那个巨大落地窗前,看迦勒底外只有一片素白,几乎是终年不变的暴风雪,偶尔几次风速减缓她都不自禁提高声音叫来玛修,和她一起雀跃着去恳求达芬奇亲外出许可。虽然大半的回答都是被拒绝的,下一次立香还是会拉着粉紫发色的女孩出现在门外。

面对暴风雪的减缓能如此兴奋,但打心里来说立香对冬天好感度极低。眼前没有足够明艳的色彩,她的心脏无形间已被这压抑的氛围中压缩。要是有些颜色就好了呢,立香的目光在雪原近处或是远处飘渺,不知又在想些什么,她被一些相处不错的英灵评价思维跳脱也不是没有缘由的。因为是JK嘛!立香总是这样回答。

少女背靠在白墙上,室内供暖足够暖和,只穿一件可爱毛绒睡衣不会感到寒冷。因为圣诞节的来临而略微装饰的迦勒底染上些色彩,这点立香很是满意,她用鞋跟不急不缓的敲击地面,一次又一次。立香在犹豫时总会如此。

这是属于少女的烦恼,在“闺房圆桌”会议中因难以开口的恋情而唉声叹气的立香被梅芙怂勇不如借圣诞的好机会一举拿下那位神秘嘉宾,面对年轻的美狄亚小姐多次指导变形魔法,藤丸立香时隔多年再一次感受到当年面对期末测验的压力。今晚和玛修告别前她还凑在自己耳边鼓劲,可不能辜负了后辈的好意,变成鸵鸟可不是救世主的行为。

即便如此,即便如此,立香仍看着窗外的一片素白。


“Avenger…”话音刚落,那位占据废弃孔的复.仇鬼便应允了她的呼唤。

“是什么让你如此犹豫不决,共.犯.者啊。这可不是…”

“这可不是那个杀了‘恶’的御主的寡断。”立香插嘴道,“你总是这么说。”


男人勾了勾嘴角,扬起下巴示意她继续原来的话题,温软的身子便凑了过来,勾上他脖颈的双臂,努力踮起的脚尖,轻颤的卷翘睫毛和最终落于唇上一个草莓味的吻,或许对于来自马赛海港的男人来说只是嘴唇贴嘴唇,但他对如此青涩情有独钟。

面对曾经的鸵鸟小姐如此主动,埃德蒙有些好奇能充当她如此主动的借口是什么了。他看着女孩冲他狡黠地眨了眨眼,指着他的帽檐。从她夕阳赋予的眼眸中,埃德蒙瞧见不知何时出现的槲寄生,“想必伯爵先生不会…”未等立香说完男人已径直点明缘由。“槲寄生下的二人必须接吻,这是对你之前不礼貌的回礼。”


“Genius,right?”


如果忽视立香的面颊绯色,倒是显得她很从容。

埃德蒙发出一声冷哼,“不过小孩子的把戏。”尚且稚嫩的人理拯救者对男人的形容不满,就像炸了毛的猫咪,辩驳道:“这可是JK的浪漫哦!”回应她的是被揉了揉头,极亲昵的,不似来自恩仇的彼方。复仇鬼的手指苍白又布满疤痕,勾起几缕橙色的发却兀自向前走去。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慢行,没有想要跟上前去是因为立香更偏好他的背影,也不容易被发现她仍旧两颊红红,况且她还为埃德蒙的“嘲讽”而生闷气。


“我可不是小孩了。”站着房门前立香嘟囔着,脚尖一下又一下敲击地面。

复.仇者自然会回应他可爱女孩的期待,他把由魔术变出的槲寄生从帽檐上抛给了始作俑者,亲切地(立香称之)弯下腰拥着她深吻,他能感受到来自女孩由于紧张而不平稳的呼气和蹭来蹭去的额发,无一不散发少女的迷人费洛蒙。


“睁眼。”


立香睁开了被水汽蒙住的眼,于是草莓味的唇又被坏心眼的家伙咬住,加深了方才的吻,毕竟是法国男人,要用最浓厚的爱意最热烈的吻来回报心爱的女子。

立香挣扎着拍了拍他的胸脯才最终放开了可怜的被唑弄得通红的嘴唇,埃德蒙看着怀里紧张得不会换气的女孩狂放而笑。

“我的共犯啊,何必将自身的努力降格成天分呢!你不必谦逊,能有勇气来做出这一大胆行为已值得被赞美!”

“好了啦,不要说了啊…”这次鸵鸟JK选择把头埋在男人的胸膛中,任由心脏跳动声如雷响。


“耶诞快乐,Avenger”立香还是把脸埋在埃德蒙怀里头,声音闷闷的。

“Joyeux Noël,Ritsuka”知晓爱为何物的男人又在她的额角落下一个吻。“晚安吻,做个美梦。”

 

第二天早晨起来看见摆在床头过于可爱的猫咪胸针和落款的“E·D”,立香不免疑惑起来,那个男人竟然会送出如此惊喜的圣诞礼物。

End.


(立香:我是天才!

伯爵:不,你是地才。

立香:惹,素姐妹齁) 


没了下面是我的一些废话()可有可无


立香强调了多次自己JK的身份,是不想让自己的情感,尤其是面对英灵面对各种特异点(死.亡)这些极为特殊的存在而变得麻木,时刻提醒自身的存在也仅仅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从一开始的不敢去面对普通人年末压力再到能说出“与死亡共舞”这般话语的立香所经历的不是我能描述透彻的,但她的自我感情是她最为重视的事物,在拯救人理缝隙中喘息,面对自己不知是否能有结果的爱意,向后辈友人去倾诉的勇气,去主动告白的勇气,追求自我的勇气,虽然是这么脑内构想的,但是我太菜了,写不出。因为我太菜了。

伯爵送的猫猫胸针就是灵衣卡面上泳圈的可爱猫猫头()超级可爱 太适合伯爵咕哒了555 就算现在是冬天我还要再赞美类哥画的灵衣绝妙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耶诞快乐


 

评论(6)
热度(74)

© 荒年谷 | Powered by LOFTER